• <tr id='n3860'><strong id='n3860'></strong><small id='n3860'></small><button id='n3860'></button><li id='n3860'><noscript id='n3860'><big id='n3860'></big><dt id='n3860'></dt></noscript></li></tr><ol id='n3860'><table id='n3860'><blockquote id='n3860'><tbody id='n386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3860'></u><kbd id='n3860'><kbd id='n3860'></kbd></kbd>
  • <i id='n3860'><div id='n3860'><ins id='n3860'></ins></div></i>
    1. <ins id='n3860'></ins>

        <code id='n3860'><strong id='n3860'></strong></code>
        <fieldset id='n3860'></fieldset>

      1. <acronym id='n3860'><em id='n3860'></em><td id='n3860'><div id='n3860'></div></td></acronym><address id='n3860'><big id='n3860'><big id='n3860'></big><legend id='n3860'></legend></big></address>

        <dl id='n3860'></dl>
          <i id='n3860'></i>
            <span id='n3860'></span>

            【評新而論·大國經彩】代表委員共話西部開發新格局

            • 时间:
            • 浏览:39

            歷史長河中,20年不過一瞬。對西部地區,則是實實在在的改變。荒漠重新披綠裝,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打通,90%以上貧困縣脫貧……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2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西部,不再是那舊模樣,它已成為我國經濟版圖中令人矚目的版塊。

            5月1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瞭《關於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提出貫徹新發展理念,形成大保護、大開放、高質量發展的新格局。李克強總理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會上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繼續推動西部大開發、東北全面振興、中部地區崛起、東部率先發展。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成為代表委員們熱議的話題。

            生態保護成為西部開發的底色

            西部地區,占我國國土面積的70%以上,是我國大江大河的主要發源地,是森林、草原、濕地、湖泊的集中分佈區,是國傢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從某種意義上說,西部地區的生態環境保護與建設,從來都是超越西部本身,而具有全局意義。

            作為黃河上遊重要的水源涵養地,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曾因草山資源不堪重負、生態破壞嚴重,一度遭遇發展陣痛。近年來,該地區以生態文明建設為突破口,實現瞭生活環境的綠色蝶變。全國人大代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桑科鄉曼瑪村鄉村醫生旦正草表示,有瞭好生態才能涵養好這方水土,保護好黃河上遊的生態是甘南人民的責任和義務。“目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正在這裡得到生動實踐。”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地處三江源自然保護區腹地、“中華水塔”的核心地帶。三江之源,生態脆弱,高寒缺氧,發展滯後。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委副書記、州長白加紮西代表坦言,對果洛州而言,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潛力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貢獻也在生態。

            內蒙古是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生態地位十分重要。全國人大代表、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強調,現在,生態環境保護走到瞭重要關頭,進則全勝,不進則退。我們要始終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堅決把生態環境保護挺在前頭,步步為營,久久為功,全力守護好祖國北疆這道亮麗風景線。

            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走綠色、低碳、循環、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文明建設之路,才能共同建設一個更加美好的清潔美麗世界。截至2019年底,西部地區累計實施退耕還林還草1.37億畝,森林覆蓋率進一步提高。草原、濕地等重要生態系統得到有效保護和恢復,生態環境持續改善。

            西部開放高地顯山露水

            依托共建“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建設、西部大開發等發展戰略,西部在我國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中正迎頭趕上,逐步從開放末梢走向開放前沿,成為我國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開放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

            “開放是最大的機遇。”在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成都市政協副主席、西南交通大學交通運輸與物流學院教授羅霞看來,西部省區市都應積極推動西部經濟發展機遇共享,為全國經濟發展貢獻更多力量。

            事實上,今年以來,西部地區12個省區市間的交流合作日趨頻繁。比如,重慶兩江新區與四川天府新區近日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在探索內陸開放新模式、推進交通互聯互通、推進產業聯動發展等方面深入合作。

            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認為,國傢將“推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上升為重要的區域發展戰略,有利於發揮四川和重慶在內陸開放、城鄉融合、創新驅動、生態環境等方面的比較優勢,為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增強擴大內需基礎、提升戰略回旋餘地提供堅實支撐。

            再將視角移到陜西。在西部大開發的語境下,陜西一度被重慶和成都蓋住瞭鋒芒。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深入推進,陜西省區位、交通等優勢不斷凸顯。全國人大代表、陜西省石泉縣郵政分公司鄉村郵遞員趙明翠介紹,“陜南3市漢中、安康和商洛地處國傢限制開發的重點生態功能區、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重要水源區,區位優勢明顯。目前,縱貫陜南地區的2條高鐵線路中,西安—漢中—成都高鐵已建成通車,西安—安康—重慶高鐵即將開工建設。”

            “西部大開發20年來,廣西基礎設施明顯改善、經濟綜合實力顯著提升、生態環境不斷優化、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全國政協委員、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民建廣西區委主委錢學明表示,當前,廣西正加快推進南寧國際鐵路港等重要物流節點建設,全力完善北部灣港口基礎設施,不斷優化服務提升軟環境。

            搶抓新時代西部大開發新機遇,去年經濟增速居全國百強市第一位的貴州省遵義市也有瞭新目標。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遵義市委書記魏樹旺說,遵義將全力推進黔川渝結合部綜合交通樞紐、教育科創中心、醫療康養中心建設,並將結合自身優勢,聯合多方力量,聯手打造世界醬香白酒產業基地和世界辣椒加工貿易基地。

            更多更新的開放故事,每天都在西部地區上演。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在外貿額整體下行的背景下,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傢貨物貿易額保持基本平穩,對“穩外貿”起到瞭重要作用。西部培育多年的中歐班列也顯示出其戰略價值,4月份共開行979列列車,同比增長46%。

            共築西部高質量發展引擎

            放在全國的“大盤子”裡來看,西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突出,鞏固脫貧攻堅任務依然艱巨,與東部地區發展差距依然較大,仍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短板和薄弱環節。

            西部大開發,人才是關鍵。全國政協委員、新疆師范大學副校長古麗帕麗·阿不都拉坦陳,南疆四地州教育基礎薄弱,教師隊伍不穩定,鞏固提高義務教育水平和推進均衡發展面臨諸多困難。“西部大開發需要大量的多種層次的各方面人才。不僅需要許多具有較高學歷的研究型人才,更需要一大批具有必要的理論知識和較強實踐能力的技能型人才。”

            補齊基建短板,也是西部大開發的重點之一。目前,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存量相當於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全國政協委員、雲南省普洱市總工會副主席何春提出,在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中,希望國傢加大扶持力度,著力改善廣大農村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加快補齊交通發展短板,在冷鏈物流等方面加大投入。

            脫貧致富離不開幫扶帶動,要進一步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包括寧夏在內的西部地區,由於區位條件差,生態環境脆弱,經濟社會發展滯後,仍與東部地區存在現實差距。”全國人大代表、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副秘書長、財經辦專職副主任李鬱華建議,從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戰略高度出發,在國傢層面建立一個更高水平東西部扶貧協作新機制,進一步縮小東西部發展差距,提升西部地區全面小康社會水平。

            產業是扶貧的“硬核”。全國人大代表、西藏自治區山南市瓊結縣拉玉鄉黨委委員紮西江村深有感觸:“我們鄉裡發展特色養殖、高山畜牧業、特色種植等扶貧項目,老百姓收入提高瞭,手頭寬裕瞭,精神面貌也不一樣瞭。”

            脫貧攻堅還要與鄉村振興要有機結合起來。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重慶市委副主委、重慶市民族宗教委主任丁時勇表示,當前西部一些地方在推動鄉村振興工作時與脫貧攻堅銜接不夠。下一步,要統籌考慮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評估現有脫貧政策措施,研究如何向鄉村振興過渡,能推廣的上升為普適性政策,不能推廣的明確執行期限和後續措施。

            “沒有西部的小康,就沒有全國的小康。”當前,西部大開發再升級,西部地區迎來重大發展機遇,著力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必將為中國經濟發展拓寬更多回旋餘地。(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武曉娟)